您现在的位置:东台中学 >> 伟德国际备用网址>> 学生活动>> 正文内容

那些,拨动过我的心弦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5年10月16日 点击数:

那些,拨动过我的心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高二(2)   周佳惠

日子总是这样纷繁地过着,我感叹它的乏味,枯燥的色彩,世俗的生活,没有我崇尚的夏花的烂漫,碣石的苍劲。生活让我无法心悸。那些理想主义之花似乎永远不会不会为我绽放。

午间的公交站亭,在繁忙的人群中闲适着,在机器的噪声中安静着,显得格格不入。我拖着疲惫的身躯从刚跑完的八百米跑道上走向公交站台。坐在十七路公交车的窗口,我茫然望向窗外,目光在窗外的风景上掠过。这站台旁刚建的小区,机器轰鸣声不断。正值午分,太阳热辣辣得晒着,有几个头戴工程帽的工人正坐在站台长廊下吃饭。我的身旁何时坐了几位老师,闲暇之余,他们和司机轻松地聊着天,我微斜着头,默默地倾听着,听着他们千篇一律的话题。他们的话题突然转向了那几个席地而坐的工人。只听耳边一声感慨:

“这些农民工大多是从偏远的乡镇来的,他们的日子过得真的是苦啊,吃白饭,喝白开水,连榨菜都舍不得吃,那种滋味,哎!”

我听了十分惊奇,不敢相信。又将目光投向窗外,他们佝偻的背在空旷的长衫下若隐若现,忽见一人,捧起碗,狠狠地扒了一口饭,还未咽下,又抬起头大口咀嚼着,那喉结,在干瘦的皮肤下一上一下地蠕动着,配合着嘴巴的节奏,我的心里不由得一酸,饭咽不下去了,他就仰起头猛灌一口水,直到咽下肚,泛黄的水壶恐怕也已盛了几天的水吧。他又埋下头去扒上一口,腮帮便鼓起一个小小的包,显得他的脖颈更细了。一阵风吹过,扬起一阵灰尘,有的人慌忙用抓筷子的手遮住碗口,却殊不知手上的灰尘已经落进了碗里。

这样的场景,真让人心酸哪!他们默默地坐在站台上,相互又坐得那么远,沾满水泥砂浆的衣裤,破了一块的衣角,又黑又粗短的毛巾耷拉着。和那早已不成样的水壶仿佛来自远古的年代,我的心猛然震撼了,有股说不出的痛楚。他们身在异乡,成为异客,他们漂泊在外,寻求物质寄托,是贫困,是落后让他们如此不堪!吃的是我难以下咽的白饭,睡的是脏乱不堪的工棚,这脚下的站台是他们唯一的渴望!可他们也在挣扎,努力脱离这片苦海。

 人生苦旅,何以飘零去,何以少团栾,何以别离久,何以不得安!他们是落后的农民工,却不愿屈服于命运,孤身一人来到城里打工,用自己的肩膀,双手改变生命的后半终生。假使命运不再赐予他们悲歌,这漫长的等待何以终止。他们嚼的何止是白饭,何止是辛酸和孤独啊!更是让我这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狂妄之人的觉悟啊,这是来自人心深处的触动啊。

一阵西风走过,踩痛我的心弦,那么不及触摸……

冬日的糖藕总是让我留恋,其实我留恋的更是那个一丝不苟的女人。

她刚来不久,便成了一道惹人驻足的风景:银盘般的脸庞,淡淡的妆,盘起的头发,朴实无华的衣服干干净净,糖藕摊子也那么整齐。所有关于她的一切都那么清新,每日她都微笑着驻立在一角,只是一角,却如同迎春花的绽放,干净透明。女人的纯、透、明,都融她为一体,仿佛落入世俗的神的一滴眼泪,映出世人的内心。我总偷偷喜欢盯着她看,她不仅美丽,而且乐观,能将我心中的一切抱怨排解,这也正如她的糖藕,丝滑甜蜜可口美味。倘若母亲很久没去买糖藕,我便觉得少了什么,她的微笑真的拨动了我的心弦,让我为之荡漾。

我不敢再怪世人冷漠,再埋怨生活枯燥,因为那些拨动我的心弦的人给了我一面镜子,让我且行且珍惜。

让繁华与留念成为一种伤痛吧,瞬间的只会遥不可及,那些明媚的人,更值得留恋……

 

2015-1-6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更多
上一篇:何妨长啸且徐行[ 10-16 ]
下一篇:天蓝色的书包[ 10-16 ]